利川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独步 第339章 棋品棋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4:05 编辑:笔名

独步 第339章 棋品棋艺

为了更新,笑笑够努力吧,三点多了,不过,就是晚了点,但不算偷懒哦,大家来支持一点月票吧!

――――――

“恭喜啊,小子,竟然是突破九脉,有点意思。”熊王看着步铮说道,虽然他想过步铮会领悟到一些什么,但绝没想到是突破九脉。

什么时候,九脉境界能这样突破?

熊王想到自己突破九脉境界的时候,那个也是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渡过的难关,即便是现在过去了几百年,他也依然感觉到当初的那种幸苦。

步铮现在这样突破了,他心中似乎也有一点点小妒忌,不过,转念一想,步铮突破也可能是以前积累了很多,这一次只是算一个契机而已,自己当年也不是借着一个契机而突破吗?

熊王要是知道,步铮根本没有积累,他本来进入八脉九重天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而已,这别人可能仅仅是突破一个期的境界,但他却突破了一个重天,并且还是关键的九脉境界。

连这个都这么简单过了,今后还有什么大关,难道是要修炼金身不灭吗?那可是传说之中的境界,熊王现在根本不去奢望这个,他也不过是九脉八重天的后期而已,并且在这个阶段已经有几十年了,能突破到九重天,他这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“谢谢!”步铮感觉到气场消失了,就对熊王说了一声谢谢。

“你是要谢谢我,应该给点表示吧。”熊王笑着说道。

“要钱没有!”步铮很干脆地回道。

“……”熊王沉默了,没想到步铮会这么干脆,就算是守财奴也好,遇到自己,也会因为考虑到情况。而表示表示,哪有步铮这样干脆的。

“对了,你找我什么事情?”步铮问道。

这个话说的,这应该是老子问你吧,老子没事会找你这样的小子,老子是日理万机的人。要不是为了宁宁,才懒得见你。

不过,说起来,这句话还真的有点对,毕竟是老子找这小子过来的。

“会下棋吗?”熊王笑着问道,不去计较步铮的无礼,他可能故意忽略了,步铮的无礼可能就是因为他的无礼。

突然之间将气场压过来,这种行为肯定是很无礼的。步铮就是因为这一点,对这熊王的第一感觉不是太好。

“会一点。”步铮看了看熊王的棋盘,下的是围棋,这个他看过,是会的,当然,会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,反正肯定会一点。

“那不如我们来下一盘棋!”熊王说道。语气很淡,但却带有着一丝威严。可以说他给人的感觉,站在那里,就是一件威严的事情。

这也是他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气质,军威从他骨子里散发出来。

而他来和步铮下棋,那是因为他想要用棋道来探查步铮的性格,各种道都能多多少少探查出人的性格来。并且还相当的准确。

“我没什么时间,不想下。”步铮很干脆地拒绝了。

“……”熊王想过步铮的棋品如何,但怎么也没想到,步铮他根本不想下,直接给拒绝了。

“小子。别给脸不要脸!你信不信我揍你?”熊王看着步铮,直接爆粗了。

“下棋下棋,我最喜欢下棋了。”步铮立刻换上一副笑容道,靠,和这老头打,再修炼十年都打不过啊。

好汉不吃眼前亏,还是从了吧!

“靠,犯贱,乖乖的听老子的话就是了,你要是老子手下的兵,老子一拳就打过去了。”熊王又骂了一句。

靠,这老小子之前的笑脸都是假的啊,早知道这样,哥之前就应该夹着尾巴和他说话了。

“老爷子,你先下还是后下?”步铮直接问道。

“你是小的,让你,你先下。”熊王平静下来,淡淡地说道。

“哦,那我就先下了。”步铮也不客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棋艺怎么样,人家让着自己的话,那就让着吧,说不定让自己都输。

接着,步铮拿起了黑子。

“小子,你不懂规矩吗,先下的是白子!”熊王立刻说道。

“不都是一样吗?”步铮无所谓地说道,他好像对棋道的书还没看过,想想围棋的规则就那么简单,也没有必要成书,有的是棋谱,但说好是棋谱了,他又怎么会去看呢。

“白子为阳,黑子为阴,阳在前面

!”熊王解释道,竟然遇到了一个菜鸟,连这个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。

“但阴阳阴阳,不都是阴在前面吗?”步铮再次说道。

“……”熊王沉默了,这个似乎是说不清的事情,于是,他就只能说道:“反正我这里的规矩就是这样,给我拿白子去。”

“不都是一样,真实的……”步铮小小地嘀咕了一声,拿起了白子,随便放在了一个地方。

菜鸟就是菜鸟,这开局是很重要的,哪能随便,不过,对菜鸟来说,的确随便哪里都是一样。

于是熊王也就随意放了一个地方,一开始棋局本来随意和不随意差不了太多,尤其是高手对菜鸟,那开始就算让几子都没问题,更何况是随意下子了。

熊王虽然随意,但也准备快点将步铮拿下,这样就能看得出步铮的品性如何。

棋局越是逆势,越是能看得出一个人的棋品,也能看得出一个人的品性如何。

只是,熊王很快就发现,步铮看似随意的落子,竟然暗合某种规律,而当他发现的时候,已经晚了,棋局已经被固定了,他的优势没有了,等待他的是无尽的劣势。

这或许是熊王事先,不,是在这一刻之前都没有想到的事情,结果竟然会是这样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一个连黑白子哪个先行的菜鸟给占了上风。

这是巧合?

不。不是,虽然熊王对自己的棋艺很有信心,但不会觉得自己输了就是巧合,下一次别人就斗不过自己,这是在别人身上找自己失败的原因,这是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。

以熊王的棋艺。自然也能看得出步铮的棋艺,那种环环相扣的布局,绝对不是菜鸟能做得到的,看起来,这小子的棋艺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些来,因为有些东西,他自问做不到。

“小子,你这是扮猪吃老虎吗?敢戏耍老子玩啊!!”熊王直接一巴掌排在棋盘之上,可怜的棋盘就这样毁了。

而这一个行为。也可以看得出来,这熊王自己的棋品似乎也不高,不然怎么连这个都忍不住呢!!

“什么,我哪里敢耍你老人家啊,你输了只是你棋艺不行,我真的只会一点,这一次也是我第一次下棋。”步铮有些弱弱地说道,虽然语气好像很弱。但这话却一点不弱,直接说明了你棋艺不行。棋品也不行。

“……”熊王再次沉默,没想到没测出这小子,反倒是把自己给赔进去了,这简直就是阴沟里翻船。

“我说老爷子,你叫我来别只是为了下棋,和教训我吧。这样你不是给自己添堵。”步铮又说道,语气依然还是很弱,但话依然不弱。

“好吧,老子也就实话实说吧,你小子接近我外孙女到底有什么目的。”熊王也很直接地说道。

“原来你老人家担心这个。以为我是坏人啊。首先我要澄清一点,不是我接近你外孙女,是你外孙女非要让我和她学医术,是她在纠缠我。第二点,第一点都不成立,这一点就不用说了吧。”步铮说道。

“那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?”熊王皱眉道,如果步铮救宁宁只是举手之劳的话,那为什么步铮会跟着宁宁一起回来,并且在这里也没有走的意思。

“我来就是为了找到这块玉佩的另一半,或者什么线索也都可以,”步铮拿出那块玉佩给熊王看看,熊王也是见多识广的人,正好免费为他指路。

“这玉佩看起来很眼熟,不过只有一半,我也实在想不起来。”熊王看了看那玉佩,然后似乎觉得有点印象但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。

眼熟,很多人都说很眼熟,因为这玉实在是太普通了,而这玉佩的造型也太普通了,可以说吧,步铮之前问过很多人,也都是这样的回答。

因此,对于熊王的话,步铮也没有在意。

“这玉佩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熊王看着步铮问道,也就是随便问问。

“这好像和你没关系吧。”步铮说道,

“小子,是不是找死!”熊王的铁拳对碰了一下,看着步铮,似乎想要做些什么。

“啊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不应该突然发善心救了宁宁,不救宁宁我就不用过来……”步铮立刻哭喊着说道,虽然是假哭,但也哭得是让人声泪俱下。

“滚,小子,我怎么觉得你救宁宁有什么目的,难道你喜欢宁宁。”熊王怒吼,这不是拿着宁宁和自己谈判,当然,这个不算是要好处,只是提醒自己,他怎么说也是宁宁的救命恩人,你动他就是忘恩负义。

“那个,老爷子,饭可以乱吃,但话不能乱说,我是有老婆的人,就算没有,我会喜欢那样的小丫头吗?”步铮立刻停住了哭,然后很是严肃地说道。

“哼!!”小丫头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外公你真是的,就我这条件,怎么都不可能看上这样的人,跟他在一起,我都觉得嫌丢人。玲珑,到我这里来……”

“我也是这样觉得,要不是老爷子请我来,我才懒得来见你,你现在别过头,别让我看到你的脸!”

“才不要,就是让你看着!”

“……”熊王看着步铮与小丫头,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多余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天津癫痫病
巴彦淖尔治疗性病的医院
济源治疗早泄费用
天津癫痫病医院
巴彦淖尔治疗性病方法